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旅游

九阳至尊 正文 第304章 叫价

发布时间:2020-01-08 06:08:37

九阳至尊 正文 第304章 叫价

这三名黑袍命武者神情淡漠,对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视若无睹,给人一种走过蚂蚁窝旁的大象的感觉。

即便是隔着单面琉璃,赵寒都能感受到这三名魔宗命武者赌大厅众人的轻蔑。

“这下有点糟了,这次事情可能有点超出掌控,我得马上向楼主汇报。”单伟焽深吸一口气,脸色有些苍白,向赵寒交代道,“老弟,这次事情闹大了,老哥劝你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事不对头,你不妨放弃那两个名额,或许还能……”

赵寒一听急了,打断单伟焽的话头,急切道:“他们不会是仗着块头大想要抢我手里的推荐名额吧?如果真的这样,你们白鹤楼会坐视不理吗?”

这两个名额可是事关赵寒未来一段时间能否拔出那道枪意的关键所在,至少二十瓶清灵补神丹级别的宝贵丹药,这可是一笔横财,他赵寒横扫诸多敌手才获得的东西,怎么可能放弃?

“你……哎……”

单伟焽被顶到了墙角上,却难以给出一个确切答复,只能叹气一声,转背离去。

白鹤楼或许能在青兰城里称雄,但放眼整个沧州,实力能比肩白鹤楼的就有好多家。更何况无论是罗浮宫还是魔宗都是整个沧州地界里当之无愧的巨无霸,若这两家存心想要在拍卖会上搞事,恐怕不仅是白鹤楼,甚至对整个青兰城来说,都将会是一场灾难。

“真是很讨厌这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啊,就像是走钢丝一样,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看着又恢复了喧嚣,但热度明显下降了好几个档次的大厅,赵寒眼中满是阴霾。

人家还没做什么,光是过往积累的声名就让人噤若寒蝉,甚至让自己苦心积虑的盘算都要落空,还真是不爽啊!

实力,一切都是实力。在这伟力归于个人的世界,最终还是要靠拳头说话的。

接下来,又陆陆续续有一些大势力的人马在白鹤楼管事的引领下进入包厢,只是大厅众人经过先前罗浮宫和魔宗的洗礼已经见怪不怪,倒也再没出现先前那般全场禁声的情况。

只是所有人都清楚,自罗浮宫和魔宗两家来了之后,这场拍卖会就再不会像之前预料的那样单纯。

终于,在赵寒离开窗口落座喝完一壶茶的时候,单伟焽再度出现。

只是这次他不是出现在赵寒的包厢内,而是在大厅前部的主持台上。

“看来白鹤楼已经做出了决定,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底牌。”赵寒咬着牙,看了安安静着的白裙小姐姐,暗自发狠,“大不了老子不玩了掀桌子,放毒把这些人都放翻算了,到那时我带着小五姐往山沟里一躲,管你罗浮宫还是魔宗,有本事出动太玄老怪,不然来多少,我们杀多少。”

心中拿定了主意,赵寒脸色也就迅速镇定下来,看着台上卖力讲说的单伟焽忍不住哈哈大笑。

“诸位,本楼受托拍卖两个白鸟秘境的准入名额,先前已经说了,卖方要求只能用补神丹类的丹药来换取。下面开始拍卖第一个名额,底价五瓶清灵补神丹。”

单伟焽顾不得额上的汗水,目光隐晦的在赵寒和罗浮宫及魔宗所在的包厢扫过,就开始拍卖第一个名额。

话音落下,大厅内先是一静,众人纷纷关注了罗浮宫和魔宗包厢所在方向,见这两家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出价的迹象,便有一家小宗派试探性的出了个底价。

“好,沧浪宗出价五瓶清灵补神丹,还有没更高的价码?”

“有更高的价码吗?”

“如果没有更高的价码,这个名额就归沧浪宗所有了!”

一时间,整个大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各方人马端坐在各自的座椅上,默不作声的看着单伟焽的卖力吆喝,神色古怪。

只有沧浪宗的那位宗主先是茫然不知所措,继而满是狂喜。天知道他只是随便开口捧个场,想要在各方诸多势力面前露露脸而已,没想到居然真有机会获得入场的名额!

这真是天降洪福,祖宗保佑了。

“五瓶清灵补神丹第一次!五瓶清灵补神丹第二次!五瓶清灵补神丹第三……”

就在单伟焽满头大汗即将敲响锤子,就在沧浪宗宗主脸上狂喜,以为自己拿定了名额之际,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六瓶清灵补神丹!”

登时,原本寂静的大厅像是活了过来,吵杂声甚至要把楼顶都给掀开,在座的一个个更是满脸兴奋之色。

来了来了,终于要要搞事了,紧张啊,刺激啊!

大厅内,唯有两人的神情与众不同,一个是沧浪宗的宗主,一脸的遗憾和唏嘘,毕竟是差一点就到手,心情复杂实属正常。

再一个就是台上先前卖力吆喝的单伟焽,此时的他神色极其难看,就像是吃了只死耗子一样。

先前传出声音的那个包厢,正是他之前亲自安排的,里面呆着的是赵寒。

尼玛!

有这么坑的么?自己叫拍自己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这家伙身上根本就没有六瓶清灵补神丹!

单伟焽心头怒火差不多要将他都烧起来,整个人几要暴走,死死的盯着赵寒所在包厢的方向,眼睛都像是要冒出火来。

如果不是顾忌太多,单伟焽敢保证自己一定会冲出去,将那可恶的小子狠狠教训一顿。

包厢内,赵寒汗流满面,咬紧牙关,眼中带着一抹近乎疯狂的兴奋,隔着单面琉璃看着大厅中神色各异的众人,尤其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一样的单伟焽,嘿嘿直笑:“要玩就玩把大的,我这两个名额宁愿玩砸了,也要狠狠捞一笔!想占我赵寒的便宜,那是甭想!”

“更何况,我也不是没有准备的,既然你们想要玩,那我就奉陪到底。”

大厅内,在经过赵寒的一番打岔之后,就陷入了疯狂的竞价当中。

原本各方势力忌惮罗浮宫和魔宗两家而不敢叫价,在沧浪宗和赵寒都先后叫价而平安无事以后,各方势力像是得到了某种默许,便纷纷加入到了名额的争夺当中。

汕头天佑医院喻修荣
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长春治妇科医院哪好
海口癫痫病医院哪好
苏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