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娱乐

罗永浩首次发布会后接受采访现在状态更好春

发布时间:2019-05-15 02:34:25

罗永浩

10月18日上海,锤子科技举行了2016年的首场发布会,在长达3小时的会上,锤子科技推出了新产品Smartisan M1和M1L。与以往不同,锤子科技首次在硬件参数上实现了顶配,另外在多个软件交互方面,也引起了现场爆发式的惊呼。

可以来说,如果以往锤子科技的发布会脱口秀被关注的意义要大于商业的话,那这次来说,锤子科技有了一个不错的新开始。在发布会结束后,据锤子科技投资方消息,多个主要渠道共计50万台的产品被一扫而空,而且要知道,锤子科技此次的新品价位在2500元以上。

新加盟的合伙人、产品研发和供应链负责人吴德周称,现在锤子科技的产品研发生产有了进一步的改良,硬件团队从50人扩展到了120人,供应产能已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良,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也首次在发布会后接受了采访,他围绕产品、公司、资本和这一年来的变化谈到了锤子科技的情况。

就外界为关注的资金和资本层面的问题,罗永浩称投资并购等问题由于保密协议的关系,都不方便说,我个性是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谈的,但这些方面的问题,刚一开始谈,大家就要开始签保密协议,所以抱歉都不方便说。

不过这位锤子科技CEO也泄漏,实际上接触锤子科技来投资和收购的,比外界传闻的要多得多,但如果在资本层面有新的动态可以公布,会时间对外公布。

另外,罗永浩也谈到了种种并购传闻带来的困扰:我们的同事经常会转给我这个传闻那个传闻,但我觉得只要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就不去管它。不过困扰也是有的,因为每次传闻我们倒闭之类的,供应商就会担心,于是只好请人吃饭见面去聊。

锤子科技产品和供应链副总裁吴德周

固然,一同出席发布会的吴德周是锤子科技今年以来的变动。这位华为15年的研发高管、华为荣耀北京研发团队负责人,在今年5月正式加盟锤子科技,并依托自身的影响力,为锤子带来了30人范围的团队,以及建立起了锤子科技产品研发的机制,保证可以有两条并行产品线同时在进行。

谈及吴德周加盟,罗永浩称用了将近7个月的时间去软磨硬泡,并在吴德周家住上海的情况下,还是把吴德周邀请到了北京。同时,罗永浩也谈到了产品供应链方面高管变更的细节,他表示CTO钱晨的离开在内部处理得非常完满,无论在期权股权问题,还是其他事宜上,但后来传出不和和尿裤子的传闻就显得莫名其妙。

对于尿裤子我们内部是有典故的,通常有一些牛X的设计或想法时,总是会说能被这些产品吓得尿裤子,但后来不知道为何在Jeff(钱晨)的这个事情上被讲得神乎其神。罗永浩说。

吴德周则表示,自5月份加盟以来,更加坚信锤子科技有可期的未来。锤子的差异化一直做得很成功。现在硬件的差异会越来越小,软件和品牌调性将是锤子与生俱来的。另外在ID和UI上,罗老师真的是一个天才的产品经理,所以在整个机制上,我们是比较互补的。这位前华为荣耀的研发负责人还称,如果继续再选择一次,仍然会选择加盟锤子科技。

同时,在会后的采访上,罗永浩和吴德周还透露,新的产品已经在研发状态中,明年春天还将有新品发布。

我们虽然经历了研发高管团队的交接,但整体还是非常稳定。研发团队在非常短的时间扩了1倍的范围,所以现在可以说在生产研发上,我们走在很好很好的一个状态上。罗永浩告诉新浪科技。

以下为罗永浩采访实录节选:

新浪科技:这次发布会选在上海的原因是什么?

罗永浩: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大型场馆基本都是供给不足的,我们订在国家会议中心基本都要提早半年,订在上海也要提前3个月、6个月。但是我们研发上有时候会延迟、有时候会改期,会出现各种变故,所以有的时候提前半年订的又没法儿改,改的话又碰不上合适的档期。

去年是我们首次离开北京开发布会,但发现效果很好。比如以坚果为例,江浙地区在我们的销售里是戏剧性地上升的。原因是我们一直在北京开,覆盖不到江浙地区的媒体,但在上海开就可以。所以我们以后可能会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处跑着开。整体来讲,这里面有一部分是我们想这样做,另外一部份是场馆供给的原因。

新浪科技:现在供应产能的情况如何?

罗永浩:这个请我们研发和供应的合伙人吴德周来谈谈吧。

吴德周:一般新发布的时候供应链的产能都会比较紧张。但是我们这一次准备还是相对比较充分,比如一开完发布会立马就可以销售,而且发布之后几个主要销售渠道都卖完了。这一块的话一定加大产能,尽快满足大家的需求。

新浪科技:这次从T系列变成了M系列,背后是如何考虑的?

罗永浩:T系列是以比较激进的设计导向的系列,但原来我们不是一定要新开一个系列的。依照T系列继续走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个跟我们品牌的调性都是相吻合的。

但是作为这款旗舰机,我们内部在做调研的时候,觉得一定要把指纹识别放前面,然而这样做之后发现传统T系列的设计语言和方式就没法儿再继续使用了。所以坦率来讲,你们看到实体键的初期还是三个实体键,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一个时期,比如有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三个圆的设计,但是真正尝试去开磨具的时候,做成圆润的三个,设计感就会被破坏,做成平的三个玻璃片,又很难保证光泽色都一样,你拿着看的话就会显得低端。

在这种情况下,一轮轮产品改下来,后来被迫改成乌纱帽式的,中间一个圆,两边两个棍。做了这个以后,开始觉得不舒服,但是某一代工程机每天拿着用,适应了之后觉得还不错,这个时候吴德周刚加盟锤子,觉得这个太丑了。于是我们出去给自己一圈朋友看,大家普遍觉得很丑,于是内部又继续做了尝试。

那,吴德周就说现在选择之后两个:一个是做成乌纱帽式的,但是由于丑被骂,卖不动。另一个就是去掉两个棍,正面做个圆,但也会被骂,因为你原来是设计驱动型的,但至少还能卖。

所以你现在是走到中途的时候,只有这么两个选择。后来我们只剩一个圆的时候给公司里200多个人看,大家都说非常好看。那又问像不像iPhone?回答说像。那怎么办?继续看有没有大厂做过,发现也有做过圆的。

但是作为一家设计驱动的公司,弄出来像iPhone还是挺尴尬的,不过讨论来讨论去,就觉得要末就废掉血汗投入很多的项目。要末就继续做,但做好因为像iPhone而挨骂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件事滑稽的一面是:如果你做成椭圆的就像三星,就像现在国内主流都是椭圆,大家做多了就觉得相安无事,少没有像iPhone。这是一个很怪的逻辑。

新浪科技:那吴德周加入后自己感觉如何?

吴德周:现在的感受是很兴奋,我这是次现场参加发布会,之前都是被内部安排学习观看的。所以这次发布会的心情很兴奋。另外,现在我们已经在做明年的项目,罗老师之前拿出个几个ID设计让我眼前一亮,确实很不一样。所以现在产品做出来,big bang也好,one step也好,确实是革命性的交互。从我产品经理的角度,一般是两个屏幕切换,所以的感受是每天都会有新的惊喜。

新浪科技:加入锤子科技后有什么变化?

吴德周:锤子之前是项目驱动型,但是现在我们有了产品线,有了产品经营的概念,所以全部产品团队在为产品负责。另一个是现在硬件团队已经从50人扩展到了120人,所以现在平行开发两款产品是完全没有问题。

第三是供应链的问题,在供应商的选择上,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所以在M1的供应产能上,也会越来越好,但也需要一点点时间。

新浪科技:挖了吴德周多长时间?怎么打动的吴德周?

罗永浩:差不多挖了7个月吧。德周由于家在上海,又刚生了第二个孩子,所以他基本是不斟酌的,但是我老来找他磨叽、找他谈心,有时候也假装途经上海,畏惧他有压力不敢见。

所以聊了比较多时候共识还是比较多,因为德周经历了华为15年,也就是华为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所以经历也是的,更何况现在是华为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所以他本来是不斟酌动的,但是我们聊多了之后呢,德周对产品也很有寻求,在硬件工程上也会挑战一些更具挑战的东西,这类东西在求稳的企业里不是总有机会去做,所以我发现了以后就拿着我们的一些工业设计的东西去诱惑他,后来陆陆续续谈了6、7个月的恋爱,就把他骗回了北京。而且他非常辛苦,因为华为现在什么都不缺,他已很久没在工作中遭受缺钱、缺人和缺资源的情况了。到这儿来要经历很痛苦的适应吧,比如账期,现在就是先给钱也要求着别人,这在华为是不可能出现的。

德周的另一个特点是心态特别好,永远笑着,有感染力,所以大家特别疲惫的时候,只要他在,就有感染力。

所以我们虽然经历了研发高管团队的交接,但整体还是非常稳定吧。非常短的时间扩了一倍的规模,现在可以说在生产研发上,我们走在很好很好的一个状态上。之前我们偏弱的也是这方面。

以前的团队多半来自MOTO,是一个高度成熟分工非常细致的大企业,所以知识上有些地方不可避免地有盲区。但华为团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进程,知识上基本也没有甚么盲区,所以控制得比较好。

新浪科技:那吴德周您本人怎么看加入锤子这件事?

吴德周:我是5月份加入的,如果现在让我再做一次选择,我还是会一样选择锤子,由于锤子的差异化一直做得很成功。硬件的差异会越来越小,软件和品牌调性将是锤子与生俱来的。另外在ID和UI上,罗老师真的是一个天才的产品经理,所以在全部机制上,我们是比较互补的。

罗永浩:德周加盟也是让圈里很多人很吃惊,不太理解为何加入这么一个各种困难的公司,但是我们确切共鸣比较多,这也是一个基础吧。他来了以后也为我们带来了一大批老部下,而且都是之前已经离职华为的,他把他们挨个召集起来,所以当他还没入职的时候,已经为我们召集了30多个人的团队了。

经期延长怎么治疗
经期延长怎么调理
经期延长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