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美食

心理禁区 第一百六十章 老实交代

发布时间:2020-01-18 16:48:52

心理禁区 第一百六十章 老实交代

“你知道,我想叫你出来?”杨贵文反问道。

“我知道,我还知道,那个可怜虫,哭哭啼啼的,被你们吓个半死,呵。”李华强的语气轻蔑而不屑。

“你说的那个可怜虫是?”

“就是李华强,还能有谁。”

场间的氛围,让人感觉诡异而滑稽。同样一张蜡黄的脸,同样的身体,还穿着同样的衣服,现在这个人却在嘲笑刚才的自己。

虽然在他看来,那根本不是他自己。

“你知道李华强?”朱贵文又问了一个似乎很关键的问题。

“知道,怎么不知道,就是这孙子,天天占用我的时间,我真烦他。”

“那好,我问你,这个月18号,你在哪里?”杨贵文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切入正题。

“18号?”朱正武,摸了摸脑袋,眼睛狡黠地往两边看了看,像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出自己知道的,关于那一天的事情。

18号,正是李华强实施抢劫,并且于同日被逮捕的日子。

所有人都屏着一口呼吸,等待朱正武说出那天的事情。

这起抢劫案件,究竟是不是他干的,他到底知不知情,他若知情,又会不会说呢?

大家心里都忐忑中带着一些好奇。

“是我干的。怎么啦,医生,你很紧张啊?”

出乎预料,朱正武直接承认了,而且是非常快速,坦白地承认了。

许浩听到他嘴里承认了那天犯过的事,差点兴奋地从凳子上跳起来,就想冲进审讯室,把人抓起来,立马关进大牢里。

陆然一把拉住了他,把他按回凳子上,又坐了下来。

摇摇头,示意他别高兴得太早,这还没完呢。

“你说,那天是你干的,你具体干了什么?”杨贵文还是保持着冷静,试探着让“李华强”把犯罪事实亲口说出来。

“干了什么?”朱正武虚着两只眼睛,把两只手臂撑在了桌子上,看着杨贵文,没有半点的胆怯和退缩。

“杨医生,你不是就想让我说我那天去抢劫了吗?您在这拐弯抹角的,不就是想说这个吗?不干不脆。”

朱正武说话,带着混混一样的痞气。就像是早已经进过监狱,或者准备进监狱的无赖,一点也不担心他面前的杨贵文是怎么看他的。

听他提到了抢劫两个字,许浩顿时眼睛又放起光来。

还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请你陈述清楚一些。”杨贵文对于朱正武的言语挑衅,没有理会,始终关注在案件的关键点上,没有偏离话题,“你那天在做什么?”

挑衅医生,浪费时间,很好玩吗?他为什么这么做,还是,他在拖延?他想使什么诈吗?

审问嫌疑人,本是许浩的专业。

朱正武出现以后,杨贵文就进入到了一个审问的环节,看上去和许浩平时审问嫌疑人的时候是一样的。

许浩凭借经验,一看这个痞子,就觉得他在耍诈,还是不想承认。

他当即就想直接冲进旁边的审讯室,用过去审问嫌疑人的方法对朱正武施以压力,但他刚打开门,正要走出去的时候。

审讯室里的朱正武,开口说话了:“没错,我那天,就是去抢劫了。”

语气还是那个带着痞气的语气,眼神还是那样狡黠地看着杨贵文,就在众人都以为他不会轻易松口,需要和他胡诌八扯的时候。

他再一次轻易地承认了。

这个朱正武和李华强看起来完全不同。

一个只会一味地逃避,否认,甚至是哭泣,而朱正武,却似乎无所畏惧,对什么事情,都不加隐瞒,对什么都坦白。

他在说出去抢劫了的那一刻,就已经认了这罪,现在证据确凿,加上他本人的证词,案子,看来是水落石出,板上钉钉了。

许浩右拳轻轻拍了一下左掌,他一听到朱正武承认了,心里那叫一个痛快。总算是没抓错人,就是这孙子,没错。

他拉开了监控室的门,往旁边的那间审讯室走了进去。他要趁热打铁,一次把所有问题都问个明白。

然而,此时的陆然,既没有拦他,也没有起身,还是坐在监控室内,依然皱着眉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只见屏幕上,出现了许浩的身影,他打开了审讯室的大门,大步地走到了杨贵文的旁边,两手撑在桌面上,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朱正武,严肃地问道:“李……朱,朱正武,你说,那天去哪里实施抢劫了,有没有同伙?”

许浩上来就问犯罪事实,这是他最为关心的。

朱正武看了两眼许浩,早没有了过去的那份畏惧,调侃地说道:“这位警官,怎么还结巴上了。看清楚了,我才是嫌疑人,抓的是谁,都没弄明白。”

“你!”许浩被他一激,脾气上来,顿时就想要呵斥他,但话到嘴边,终于还是忍住,没有说出口。

现在他需要的是耐心,而不是急躁。

“我知道你们想让我说什么,好,我可以告诉你们,那天早上,我去了那家金店,叫什么,梵克安娜?对,就是这个地儿,我盯了好几次了。我抢劫去了。”

朱正武说的简单利索,带着一股干脆的狠劲,仿佛此刻回想起来,也没有丝毫的后悔,而是一件快意的事。

“你怎么实施的抢劫,过程是什么,抢劫完,你去哪了?”许浩不依不饶,要他把整个犯罪过程都交待清楚。

“我拿了把枪,假的,那帮傻鸟,看到我手上的枪都吓傻了。早上,就两个店员,我拿枪对着一个人的脑袋,他们就乖乖地把手举起来了,我让另一个人给我开柜门,我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扫出来了,装在我的大麻袋里。”

朱正武做出一个扫荡金银首饰,装进麻袋里的姿势,在桌面上空划了两下,仿佛还在回味抢下东西的那一刻时的得意。

这种不知悔改的表情,最是触到许浩的忍耐底线,他快步地绕过桌子,走到了对面的朱正武的面前,抓起他的领口,把他拎了起来。

“说,然后你去了哪里!”

“宾馆。”脖子被提得难受,朱正武这次没有废话。

“很好,你拿着这一袋金银珠宝去宾馆做什么?”(未完待续。)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在线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月经前女性子宫内膜厚度是多少正常
合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价格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