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金融

神逐九天 第十四章 孩子,你走吧

发布时间:2020-01-18 15:53:41

神逐九天 第十四章 孩子,你走吧

秋白扶着玄机子,眼中泪光闪动,虽然自己和这位老人家,只是在一起短短不长的时间,但给秋白的感觉却是十分的却好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从小秋白便只有和影还有朗逸相依为命,影则每天无时无刻的在训练秋白,只求在自己死前秋白能有活下去的本钱,朗逸则多是沉默寡言,一个人一言不发的默默跟着秋白一起训练,根本没有感受到过和玄机子那样像自己爷爷一样的对自己,跟何况他还救了自己。

秋白根本无法相信玄机子出去才一会就变成了着个样子,想象不到刚才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玄机子有事要自己办便强忍住泪水对着玄机子说到:“老爷爷您请说,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尽力我所能去办的。”

“好孩子,咳咳”玄机子的生命被苍蓝掏空现在虚弱的不成样子,连说话都已经是十分的费力,每说一句话都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缓了很久才继续说到:“孩子这一把剑等你修行有成以后就替我毁去吧!很抱歉我不能教你了,这个戒指你拿着,也许对你以后的修行会右帮助的。”

玄机子将手上的戒指交给了秋白,这戒指里面藏着自己近千年的找到的东西,在知道秋白就是莫长生的儿子后就把这戒指印上了秋白的魂印,然后转过头看着正警惕的看着自己的飞羽,招招手让他过来。

飞羽现在看到玄机子还是心惊胆战,刚才那漫天的死亡之气实在是太恐怖了,一看玄机子挥手让自己过去就赶忙走了过去,拱手颤声问到:“前辈不知您要我做何事?”

玄机子强忍着身上的不适,眼中射出一道金光直刺入飞羽的眉心,这一突变让飞羽大惊失色,那一道金光一进入自己体内便化作一道禁锢缠在了自己命魂之上,在自己命魂头上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头箍,飞羽大惊之下急忙对玄机子求饶到:“前辈......”

前辈两字刚说出口玄机子便摇摇手对飞羽说到:“你要把这孩子安全的送到落剑城,否则你命魂上面的那道禁锢便会令你的命魂消散,不过你不要担心只要你将他安全的送到落剑城这道禁锢便会消失,现在在你出去一下。咳咳”

“是,前辈。”飞羽虽然心里还是十分恐慌但听到玄机子的话还是安了点心,这个老头要是真想要自己命犯不着用这种这种方法,也没必要哄骗自己,我只要将这小孩带到落剑城就可以安心回到这里修行了,不过这落剑城在哪啊?飞羽一边想着一边退出了巢穴。

“孩子你记住以后不管和谁都不要说起你以前的所有经历,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你能做到吗?咳咳”玄机子看到飞羽走出巢穴,外面有自己的山岳钟罩着他不会听到这里说的任何事情,便转过头和秋白说到。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秋白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玄机子。

“还有,这把剑是个不详的东西,你千万不要使用他,以后等你修为够了以后就一定要想办法把这把剑给毁掉。咳咳”

“我都知道了,以后我一定按你说的做,现在您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给您找药去。”秋白看着玄机子越来越虚弱忍不住的劝到。

“孩子你不要管我了,我快不行了,现在我心头最大的事已经做到了,现在我死而无憾!咳咳”玄机子摸着秋白的头微笑的说到,这辈子自己一错再错没有做对过一次事情,只有这一次自己做对了两件事,做对了这两件事已经够了,其他的错等我来世再还吧。

“老爷爷你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我想永远记住您。”秋白现在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只是在玄机子面前不想哭出来,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老爷爷叫什么,便开口问到。

“名字吗?孩子我叫将业。”名字?自己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是叫鬼唾还是叫玄机子呢?突然玄机子想到了自己想要忘记却无法忘记的名字----将业,这个名字是自己苦难于罪恶的开始,那么自己也以这个名字死去吧!想到这便把将业这个名字和秋白说了。

“好孩子,你现在就走吧,让外面的那头大鹏带你去落剑城,你去那里以后便自己找个地方修行吧!咳咳”看秋白答应了自己玄机子不在多说就让秋白赶紧走,那些人大概就要到了吧!

“将业爷爷我不去修行了,你让我在这里照顾你好不好,您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把您一个人丢在这里,您和我一起去那落剑城吧,去那里一定可以找到能治好你的药。”秋白看玄机子让自己走,赶紧说到。

“孩子你不是还要去就那个常枫吗?你不要管我了,你现在快点走,马上就走,咳咳”玄机子算着时间,那些人就要到了,秋白要是还不走就来不及了,玄机子接着和秋白说到:“孩子你现在就走吧,以后你会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走的,希望以后你不要恨我。”。

秋白看着玄机子,咬了咬牙跪下狠狠的磕了三个头,带着哭音说到:“将业爷爷我永远都不会恨你的,那将业爷爷我现在就走,您自己要保重啊!”

“去吧!”玄机子挥挥手说到。

此时秋白才起身拿起那把玄机子让自己毁掉的石剑三步一回头的不舍的走出巢穴,玄机子看到秋白走出去,便不再硬撑着,放开心神一股黑血便从七窍中流出,本来就被苍蓝魔剑消耗的生命之力再也撑不住了,在意识就要消散的时候玄机子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梦我来找你了。”随着笑声越来越小,玄机子慢慢闭上了眼睛,气息渐渐消失。

秋白走出巢穴看到飞羽正在外面百无聊赖的蹲着玩着一朵红色的花,便走过去叫到:“飞羽,我们现在走吧!”

“哦”听到秋白的话,飞羽收起手中的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头巨大的鹏鸟,对秋白说到:“来爬到我的背上来。”

秋白看到非雨崩变成了一头大鹏,也没有惊讶,在荒墟什么样的妖族没有见过,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就话也不说的爬到了飞羽背上,秋白一到飞羽身上,飞羽背后的羽毛便竖立起来将秋白护住,说了一声走了就双翅一展冲上了云霄。

坐在飞羽身上,回头看着越变越小的凤鸣山,再也支持不住,趴在飞羽的背上大哭起来。

飞羽本来还想问问秋白知不知道落剑城怎么走,但看到他在自己背上哭的惊天动地的,就没好意思问,只好蒙头向前飞着。

飞着飞着就看到前面天空之上有着数到剑光向自己这个方向飞来,虽然离自己还很远,但那惊人的气势和杀气自己在这里就能感觉的到,赶紧收缩翅膀落到了地上,本来在起背上哭泣的秋白感觉有点不对,就台头看了下发现已经到地上了就问到:“飞羽,现在已经到落剑城了吗?”

“还没呢!干才有群人杀气腾腾的我先下来,别挡着人去杀人放火,哦对了你知道落剑城怎么走吗?”飞羽和秋白解释了下自己为什么下来随后就问到这落剑城怎么走,靠着自己瞎飞谁知道猴年马月的能飞到啊!其实这也是玄机子的失误,谁能想到一个修行了五百多年的妖族尽然根本没有出过凤鸣山。

秋白听到飞羽的话就是一愣,随后大怒:“你不知道那你刚才是要去哪啊!”

“我这不是看你在我背上哭的那么伤心,我就没好意思问你吗,你生什么气啊,你要是知道就说啊!我急着把你送到落剑城我好回去修炼呢。”飞羽也是气啊!这不知道在哪能怪我吗,要不是自己被那老头下了禁锢我才懒的送你去呢。

这一问让秋白也是一愣,自己就没出过荒墟啊,外面的所有事情都是影叔告诉自己的,我上哪知道落剑城在哪啊!只好和飞羽坦白:“那个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们随便找个方向走,等有人了就在问下吧。”

“你不知道,你和我牛什么啊,等等吧等上面那些人走了我们再走”

“嗯,好吧,飞羽你知道上面那些人是干嘛的吗?要不你上去问问他们落剑城怎么走。”秋白看着天上几道如同飞星一样的剑光和飞羽说到。

“问他们,你搞笑吧!谁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啊,还是别上去送死了,就听你的等下我随便找个方向飞,等到了有人的地方再下去问问就好。上面那些人我可不敢去问。”飞羽看着天上那些急速向前飞去的剑光说到,眉头一皱看他们的方向好像是到凤鸣山去的方向啊!不会是去凤鸣山去吧?不能啊,凤鸣山虽说也是个宝地,但对他们来说那些大能来说因该也不算什么啊!或者说他们是奔着那老头去的?算了不关自己的事还是不要想了。

看着剑光远去,飞羽回头和秋白说到:“行了,他们走了我们继续走。”说完展翅朝着随便一个方向飞去。

郑州银屑病医院
山西白癜风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黑龙江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汕头哪些治疗妇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