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汽车

绝世邪神 4012 诅咒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1:27

绝世邪神 4012 诅咒

(猫扑中文)♂!

4012诅咒

叶楚摇头道:“浮家人已经都离开了,估计是有可能复生了他们的老祖,或者是他们转移到仙路去了吧。首发哦亲”

“那通道一个人也没有了?”天风问道。

叶楚点头道:“确实是没有人把守了,现在知道这个通道的,除了我只有你们天家了,以后你们天家可以利用这条通道出入幻之地。”

“恩,这倒是不错的道路,可惜了是在阴魔域的出口。”天风叹道。

叶楚说:“出口处,可以想办法再布一座法阵,如果有办法的话,也许可以直接传送到阳魔域的长生神山。”

“还有这种手段?不太可能吧,现在古炼金术士一族早消亡了,算有材料也不一定有人布置出这种遥远的传送阵吧?”天风觉得不太可能。

叶楚笑了笑道:“恰好我有一位朋友,是古炼金术士一族,若是有足够的材料的话,是完全可以布置出这样的传送阵的。是不知道你们天家有没有了,如果有的话我可以让他出来布置,另外我也可以帮忙。”

“得了得了,不是扯你和我妹妹的事情吗,怎么扯到这面来了。”

天风突然摇了摇头,盯着叶楚哼道:“不过你小子也太不是东西了,要不是我妹妹生下了小天意,你是不打算回来了是吧?”

“我当然会回来的。”

叶楚道:“原本我进入这幻之地,救下我那女人之后,我是打算带仙儿一起走的,可是当时我元灵的神龙虚影一下子没控制住。再加仙儿又被天阳子前辈给带走了,我自己也因为耗尽了灵力,掉进了封印之地,沉睡了一段时间。”

“若是我早知道,仙儿怀了我的骨肉,我肯定也早将她走了。只可惜我当时受了重伤,无意来到了浮家,在浮家发现了通道,才临时先离开这幻之地的。”

叶楚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天风听完之后,觉得这家伙说的好像有模有样的。

他叹道:“其实仙儿这十几年怎么过来的,我们两兄弟,还有父亲都是看着她过来的。她怀着天意的时候,一共有十八年之久,也不用我们让人去照顾她,我们也很担心她,可是也无可奈何。”

“父亲虽说开始很恨,很愤怒,可是后来也原谅她了。也许如她自己所说的,这是她的命吧,这是她的情劫吧,只是我们觉得她太可怜了。若是幻之地没有被封印还好,也许我们会放她出去,让她去找你。可是幻之地又被封印了,她又出不去,只能这样子苦守着。”

“所以我们怕她一个人太苦了……”

天风无奈的叹道,看了一眼叶楚道:“还好你现在又出现了,过来找她了,既然你们二人已经合好,她都不恨你了,我又何苦做这个恶人呢,只能是成全你们了。”

“多谢二哥的谅解……”

叶楚感激道:“我叶楚发誓,一定会好好的待她们母子,不会再让他们受任何委屈只要有我的命在,不会让他们有事。”

“誓不用和我发吧,自己认真的做行了吧。”

天风叹道:“可惜了我那傻老婆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小天意让她带了两年现在有了感情了,怕是又要和我哭闹一阵了。”

“嫂子为何生不了孩子呢?”叶楚问道,“二哥不如和我说一说看,我对医术方面还是颇有研究的……”

“你还对医术有研究?”天风有些意外,不过也有些无奈的叹道,“其实是你嫂子的体质太过于至阴了,这样的体质即使是怀孩子,以后生出来的也不会是什么健全的孩子,所以我和她一直没有要孩子。”

“至阴体质?”

叶楚眼一亮道:“是什么体质?不如让我给嫂子看看吧,也许我有办法……”

“叶楚你,当真有办法?”天风有些小激动。

叶楚沉声道:“如果是我熟悉的至阴体质的话,可以说十拿九稳吧,可以让她的体质变得正常,不过要看了才知道。”

“好,那我赶紧让茹儿过来,你给她好好瞧瞧,她这种至阴体质说实话,我们也说不来……”

天风气道:“连我父亲,查阅了不少古藉,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阴体……”

“好,二哥你把嫂子叫来这里吧,在这里看行了,看好之前,你先不要和她说我的事情吧,嫂子应该没见过晴天吧?如果见过我再化个妆吧……”叶楚道。

“放心吧,她没见过你,她的年纪还不算大,没经历以前那个时候。”天风笑了笑马去叫茹儿了。

很快,叶楚见到了这个茹儿,也是一个气质很佳的女人,不过看她的面相气色倒是很好的。

“这位道友是?”初见叶楚,茹儿有些怪,因为以前没见过叶楚这么一号人物,不过看去好像修为很强的样子。

天风道:“茹儿,这位是叶楚叶道友,是,是咱们幻之地一位炼药仙师,也许他能解你身的阴毒之源,我请他来给你看看的。”

“我都看过多少遍了,不用看了吧。”茹儿显然是对这件事情有些抵触。

这幻之地,众族的不少强者,都被天风给请来看过,也没有哪一位看出个什么名堂来。

“风哥,我看嫂夫人这面色好像不错,按理说应该体内不会有什么阴毒的,嫂夫人应该不是一出生有这样的气质吧?”叶楚却直接问了一句。

这一句,茹儿和天风的眼便是一亮,天风连忙道:“对对,确实不是一出生有的,是从茹儿嫁给我之后没几年之后,变成这样了。”

“叶仙师是看出什么了吗?”茹儿这才坐了下来。

叶楚请她将手腕放了过来,茹儿乖乖的将手腕放了过来,叶楚将手搭了去,仔细的听着她的脉样。

听了一会儿脉后,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个茹儿的五官,以及眼珠什么之类的,其实他压根也没有怎么看,只是用天眼悄悄的扫了一遍她的躯体,内部的五脏六腑。

还有她的元灵,叶楚也瞄了一眼,这个茹儿现在的修为也达到了大魔神之境,不过好像是刚刚步入的大魔神之境,估计没有几年的时间。

“嫂夫人这修为,应该是这几年进入的大魔神之境吧?”叶楚问道。

茹儿点了点头道:“不错,是去年冬天的时候进入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倒没有什么问题。”

叶楚有些怪的说:“按理说嫂夫人的体质没有任何的问题,没有至阴也没有至阳甚至元灵都没有阴力存在,不太可能会怀不孩子。”

“他们许多给我看过的高人,也都是这样说的。”

听叶楚这么一说,茹儿顿时心的盼头凉了一大截了,和那些强人说的也不相差什么嘛。

不过叶楚又补了一句:“只是怪的是,嫂夫人的经脉,似乎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经脉?”

茹儿和天风都有些意外,茹儿也是有些吃惊,以前给她看过的人,从来没有提过经脉的事情呀。

天风也有些怪:“叶楚,这经脉不是俗人修炼用的吗?咱们大魔神了都,一般经脉也没什么用吧,只是俗体而已。”

人修行都到了这种境界了,按理说,早不用经脉了,也不用经脉修行了。

只是说人体毕竟还是一个生理存在的物体,经脉只是正常的俗人的肉躯,运转躯体的而已。

而这个一般怎么会影响生孩子呢。

叶楚皱眉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一般来说影响咱们的,也主要是元灵,元灵没有至阴之力的话,也不会有这种东西冒出来。不过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经脉堵塞或者是异常,导致神躯无法正常运转,出现无法生育的情况也是有的。只是因为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导致了连自己的元灵都无法注意到经脉的异常。”

“那,那有什么办法吗叶仙师?”茹儿期盼的问道。

元灵主宰神躯的一切,按理说,经脉有异常的话,自己的元灵很容易感应到的。

可是这么多年了,自己也从未感应到自己的经脉有什么异常呀,经八脉,躯体的无数经脉自己都检查了多遍了,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呀。

“我还要再仔细检查检查,只是有些过程不太方便……”

叶楚想了想后对天风道:“这样吧,风哥,由你布下法阵,你替嫂夫人在法阵为她检查,我在外面告诉你要怎么做,你照我说的去做行了。如果检查的过程,有不对劲的地方,你再告诉我行了。”

“这样也行吧。”

天风想了想,叶楚说的好像有些把握,也许他真能定下真正的病因也不一定呢。

天风在这小溪边,给布了一座小型法阵,带着自己老婆进去了,叶楚则是在外面扭过头去,只听里面的动静。

“叶楚,可以开始了。”

里面的天风还是有些小紧张的,他已经替自己老婆解掉了衣裳,当在现在没别的想法,而是想快点能够找到病因,看看能不能去除了。

若真是去除的话,老婆也不用这么多年,天天愁眉苦脸的了。

“恩,照我说的做。”

……

一个时辰之后,天风和茹儿从法阵出来了。

二人期盼的看着叶楚,想从他的嘴里,得到了一些确定的答案。

叶楚凝声凝目,沉声道:“从刚刚检查的情况来看,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嫂夫人你可能是了诅咒了。”

“诅咒?”

夫妇二人心一沉,天风沉声道:“怎么会是诅咒呢?”

“对呀,叶仙师,我也没与什么人结过仇呀。”茹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还有诅咒,可以让人,变成这样子的吗?

叶楚对二人道:“诅咒的种类多种多样,各种我们想不到的诅咒都有可能存在,嫂夫人你身的这种诅咒,应该是通过你的经脉施展的诅咒之力。”

“寻常我们也无法发现,若是不懂诅咒之术的话,怕是极难从寻到迹象,与境界高低都没有关系。”

叶楚沉声道:“修行这么多年,总会有一些人,也许与嫂夫人你结仇的吧……”

他看着茹儿道:“尤其是下这种诅咒,让嫂夫人无法生育,想必是与你们有什么情感的纠葛吧。”

“情感的纠葛……”

茹儿心一沉,然后扭头与天风对视了一眼,二人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

“难道是她?”茹儿看着天风。

天风的脸色也不好看:“不太可能吧,时隔这么多年,难道她当年还会诅咒之术?”

“诅咒之术的施展,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可能也不是天赋,可能也只需要一种机缘,得到了某一种诅咒之术。再向诅咒之神,施以祭品,有可能会实现的。”

叶楚看这二人的意思,大概也明白了,可能是以前这天风有什么暗恋者吧,结果他和这茹儿成了亲了,人家给茹儿下这样的诅咒了。

天风叹了口气,看了看叶楚后,将当年的一段往事,与叶楚细说了一下。

大概意思,是之前他其实喜欢一个女孩子,但是因为对方身份低微,父亲反对。

族的人也不同意,然后族的一些人,背着他去警告了一下那个女孩子还将她驱逐出去。

此事算起来,也不是天风亲自所为,但是自打那以后,天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子。

直到后来他娶了这茹儿当三夫人,而没想到的是,这个茹儿竟然曾经与那个女孩子,当过一段时间的姐妹。

只不过当时茹儿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子,与自己未来的夫君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那个女孩子也没有说,茹儿邀请了那个女孩子前来参加结道大典。

后来在结道大典之前,那个女孩子,出现在了天风的面前,斥责了天风的种种无耻行径,说他背信弃义,最终还没有等天风解释出来,天家的人伤了她。

最终那个女孩子死了,在死之前,似乎嘴里嘟哝了一些什么,之后便死了。

“现在看来,嫂夫人所的诅咒,极有可能是她临死之前施展的了……”

叶楚叹道:“不过这种事情有因有果,嫂夫人当年也不算有心的吧此事也与嫂夫人无关系。”

“说来说去,还是我造的孽,我当时应该及时和她解释的,不会酿成后面的悲剧了。”天风有些自责。

其实这些年,他不时的会回想起,当年的那个女人,令他有些内疚难过。

“是我对不起她,若是我知道,她以前和我说的那个至爱的男人,是天风的话,我也不会嫁给他。”茹儿也有些难过。

叶楚唏嘘道:“天地轮回,阴阳道始,难以说得清楚,你们二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小孩,还深受此事的内疚折磨,也算是还清了这笔情债吧……”

“那叶楚,你有办法解了这诅咒吗?”天风看着叶楚。

茹儿也很想解开这诅咒,怀他们的孩子。

叶楚想了想后道:“这个诅咒说恐怖也恐怖,是人死之前,将怨灵都做为了祭品,献给了诅咒之神。但是说它不恐怖也算还好,起码那个女人,没有以更恶毒的诅咒下在你们的身。我猜想可能当时,她还是心存侧隐之心的,觉得此事与嫂夫人关系也不大,所以只是下诅咒让你怀不孩子而已。”

二人黯然,是呀,临死之前,要想什么邪咒不能呢,说明她还是心念与茹儿的姐妹之情的。

顾念着,与天风当年的情侣之情的。(83中文)猫扑中文

东港市中医院
达州中医学校附属医院
四川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衡水手术治疗白癜风
天津治疗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