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渡江战役鲜为人知的故事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

2018-06-14 18:43:18

渡江战役鲜为人知的故事: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

毫无疑问,百万雄师过大江是党史军史上恢弘的一章,肯定是滚滚长江有史以来最壮观的一日——1949年4月20日晚至21日晚上,我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以及华东和中原的地方部队,兵力总计上百万,分别从南京以东的江阴到安徽的安庆千里江面,开始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决战。从那时起,恰如毛泽东同志所说:就连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我们的胜利了。

然而,历史是由细节组成的。大江东去,惊涛拍岸,那些鲜为人知的细节与故事,应当成为我们永远的记忆——

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

我们都敬仰“渡江第一船”上的英雄,可是,当时船上的三连副指导员宋孔广还等着受处分呢。从安徽无为县渡江的某团三连担任突击队,大家早就铆足了劲。一班的“渡江第一船”担心耽误时间,就在下命令之前就把船头调整好方向,没想到后面的一看以为行动开始了,全营都跟了上来。岸上的团长一看,担心重新调整部队暴露目标,于是随机应变命令全团开船,于是,一船抢先万船齐发。事后,有人问该军军长聂凤智谁先过的江?他巧妙地一笑而答:肯定是解放军先过的。是的,各个江段、各个部队都有先过的,都有自己的“渡江第一船”。

某团渡江突击营由副团长宋家烈指挥,临过江的那一刻,突然有人快马加鞭赶来报信:“你有儿子啦

渡江战役鲜为人知的故事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

!你们宋家有后了!你大胆地往前冲吧!”原来,当时宋家烈的妻子在后方医院生下儿子,部队赶紧派人去前方送信。喜讯在全营官兵中迅速传开,他们拉满帆篷,趁着东北风,冲向长江南岸用了“一对一助长方案”,9个月蹿高11厘米!,成为“渡江第一先锋营”……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就像陈毅诗里写的那番豪迈:“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这实际是两面锦旗上的口号。值得骄傲的是,某部的“渡江第一船”同时获得了这两面锦旗。后来这个部队组建为空降兵部队,在汶川大地震中,15勇士为探查灾区情况,在5000米高空纵身一跳,感动了中国,写下新的英雄篇章……

《渡江侦察记》的原型在哪里

说到渡江战役,不能不提电影《渡江侦察记》和孙道临饰演的李连长,而这一角色的原型之一就是渡江某部侦察排排长曹兴德。

战斗打响前,曹兴德和战友们乘上木船,只用20分钟就过了江。一到南岸,他们发现有3个敌兵。曹兴德命令四班长带一个小组包抄准备活捉。3个敌军一边逃,一边朝他们放枪。曹兴德一听声音是手枪,便判断“可能是当官的”。

将其抓捕后,从身份证发现其中一个是上校团长,另一个则是副团长。曹兴德利用这个身份,多次化装成国民党军官闯入敌营侦察敌情。撞上敌人查问身份,他反被动为主动,气势上首先压倒对方,并在离开时顺手牵羊抓“舌头”……

千里长江、百万大军,这样的侦察员、这样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曹兴德说得好:李连长是我们英雄侦察兵的代表。

南京地下党的贡献

南京被人民解放军攻占那天清晨,一位身着红色旗袍的中年妇女来到某军驻地,指名要见该军政委。待政委何克希小跑着赶过来,老远就开始惊喜地呼喊:“修良同志,我们终于胜利了!”

这时人们才惊讶地获知,这个平日总是爱搓麻将的“张太太”,竟然是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

1946年4月,陈修良被任命为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从1927年蒋介石“清党”以来,南京地下党组织连续8次遭到敌人的毁灭性破坏,先后有8名市委书记献出了生命。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中,陈修良和她的战友们很快将国民党军各师以上的部队番号、军官姓名、实际兵员、武器配备的综合表册送到延安,毛泽东、朱德随即指示嘉奖南京市委。顾祝同曾大惑不解地问陈诚:“怎么延安掌握我军的番号人数,比我们还要翔实?”

在接下来的3年,她们又策动国民党空军起义取得成功,当时最先进的B—24轰炸机在“总统府”一连投下3颗炸弹;国民党海军最为先进的巡洋舰“重庆”号也成功起义;南京首都警卫师紧接着也举义过江……

正是由于南京地下党艰苦卓绝的工作,人民解放军顺利地进城时被称为“虎穴洞开”——国民党经营多年的城池几乎没有什么抵抗,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和“六朝古都”的安全。

在南京解放的庆典上,陈修良特地换上红色旗袍。这是对胜利的欢庆,也是对烈士的缅怀。

南京正式解放时间的确定

一直以来,南京解放的确切时间争议较多,一说是23日晚,一说是24日凌晨。当年4月22日下午,国民党军队开始撤退,解放军部队也紧跟着追击。23日晚21时,部队抵达南京下关码头。根据重新测算的当年解放军进城路线,即从下关码头出发到“总统府”,确认距离是8.8公里。由于当时南京城内已经没有敌人阻击,行军所费时间应该在2个小时左右,所以如无意外,南京正式解放的时间应是1949年4月23日晚。

其实,究竟是哪一天并不重要。读到蒋介石在指挥“围剿”中央苏区时写下的一首诗,里面有这样的句子:“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万事休。”没想到一语成谶,其反动统治终于“万事休”矣。也就是在1949年的最后一天,蒋介石在他的日记里黯淡写到:“过去之一年,实为平生所未有的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

然而,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最光明灿烂、最欢欣鼓舞的新纪元却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增高什么产品好
长高的锻炼方法
吕慧慧
世界上最有效的增高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