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网络

符道巅峰 第四百五十八章 狂追不舍

发布时间:2020-01-18 14:56:16

符道巅峰 第四百五十八章 狂追不舍

“给我打开,”

脸色狰狞中,石飞羽猛的咆哮道,

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追上梦雨,

可魔天却是置之不理,径直陷入了沉默,

这般沉默顿时让石飞羽险些将心肺气炸,现在这种时候如果不借用天源古树之力,仅凭自己根本无法追上穿梭在空间通道中的那个人,

然而魔天却是强行阻断了他与蕴天珠的联系,这种做法虽然是在保护他,但此刻的石飞羽却有些难以接受,

“不给是吧,那好,我就用自己的,”

陡然咬牙怒吼一声,一股深蓝色的火焰突兀从体内涌现,

在离火神符强大的威力加持下,空间顿时扭曲起來,而石飞羽的速度更是瞬间超越奔雷,达到了瞬息千米,

这种速度已经不是分神境强者能够企及,但是想要追上梦雨等人的脚步,依旧远远不够,

随着离火涌动,体内源力更是如同开闸的洪流般不断消失,

使用风雷神翼,必须有着雄厚的源力作为支撑,而石飞羽的这种挥霍,让他不到短短一刻钟,就以将自身源力耗尽,

两万里的路程,用了一刻钟便飞掠而过,这是任何一位分神境强者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可是随着源力耗尽,石飞羽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來,而他追踪的那股空间之力,也在不久之后突然消失,

“该死,”

先前在九宫山已经遭到重创,一直强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追了这么久,最后依旧失去了梦雨等人的气息,

见此情形,石飞羽如狂魔般猛然仰头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随即轰的一声撞入远处森林之内,

猛烈的撞击,即便有着风雷神翼护体,依旧让他口中鲜血狂喷,陷入昏迷,

而灵猴灰子在他与地面撞击的瞬间,就以跳了下去,

等找到他之后,发现石飞羽体内沒有丝毫源力波动,连涌动在身体表面的离火,都是慢慢熄灭而下,

摇了摇头,灵猴灰子蹲在一旁,凶光闪烁的双眼,却是逐渐黯然失色,

梦雨被人带走,让它心头也是充满了愤怒,然而,带走梦雨之人的修为,却远远超出了石飞羽所能对抗的极限,

即便不惜耗尽源力,都未能追上这些人的脚步,灵猴灰子明白,想要再次见到梦雨,恐怕困难重重,

在陷入昏迷不久,魔天虚幻的身形也随之出现,望着躺在地上的他,摇头轻叹,

明知不可为却为之,这种事在魔天看來根本不值,别说是仅有分神境初期的石飞羽,就算是他也无法追上踏入空间通道中的人,

但是让魔天心头凝重的并非如此,而是那位挥手间就能构成空间通道的中年美妇,

挥手中就能让空间凝固,通道形成,可见此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何种深不可测的地步,

“想要找到那个丫头,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轻轻一叹,魔天似是发现了什么,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消失而去,

沙沙,沙沙……

一阵脚踩落叶声突然从森林之中传來,灵猴灰子目露凶光,猛的将实现转了过去,

“咦,刚才的流星怎么不见了,”

在它实现转过來的一刻,突然从树后跳出來一位歪戴小毡帽的少年,撇了撇嘴,

这位少年五官清秀,但是看上去总给人一种很乖的感觉,而他身上穿的短衣,更是早已被油污抹黑,

从树后跳了出來,歪戴小毡帽的少年左右四顾,随即发现了躺在深坑中的少年,双眼一亮,笑道:“也不知那个倒霉蛋居然被人挖坑埋在这里,可惜了身上这幅铠甲,我丘震建就替你收了吧,”

说着,只见他快步跑到近前,就要伸手去碰石飞羽,

而蹲在一旁的灵猴,却目光一寒,猛然抬起毛绒绒的巴掌,打算将其一掌毙命,

如今梦雨被人带走,灵猴也正在气头上,却不知从哪儿冒出來一个发死人财的家伙,简直是在找抽,

自称丘震建的少年浑然不知这只灵猴正打算杀他泄愤,自顾自的上去便开始着手扒石飞羽身上穿的漆黑铠甲,

但他随后却是发现,这件由无数细密黑麟组成的铠甲竟然沒有丝毫缝隙,

就在灵猴灰子手掌已经举起,即将怒拍而下的瞬间,茂密丛林中再次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充满凶厉的目光微微眯起,察觉到來人实力不弱,灵猴灰子也就沒再动手,而是蹲在一旁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随着哗啦一声轻响,宽大的树叶被人拨开,一位身穿青色长袍,手持水晶长枪的青年从中走了出來,

青年长相平平,但他手中那把水晶长枪却极为惹眼,

來到近前,发现坑里躺着一个人,丘震建又在抓耳挠腮,青年不由得脸色微怒:“真贱,带着他,赶路,”

丘震建听到他又这么称呼自己,顿时气的脸色铁青,但是这位青年的强横实力,却又让他敢怒不敢言,

沒能扒下这件漆黑铠甲,丘震建只好愤愤的将石飞羽抗灾肩头,随即哼道:“赶路赶路,成天就知道赶路,你除了赶路就不会说其他的么,”

“走,”

刚刚转身,突闻他这番抱怨,手持水晶长枪的青年,口中却是吐出一个字來,

而丘震建却是被气的翻了翻白眼,

整整昏迷了三个时辰,等到天黑之后,石飞羽才猛然惊醒,

当他醒过來的一刻,眼神却是杀意毕露,猛的坐起,环目四顾,

发现自己位于一处茂密的丛林,四周都是那种阔叶植物,石飞羽才反应过來,眼神逐渐变得黯然,

“你醒了,”

就在他为找不到梦雨而感到自责时,旁边却是传來一道贱笑声,

目光一扫,发现有两个人背靠着树干坐在一起,其中一位怀里时刻搂着那把水晶长枪,另一个人则歪戴小毡帽,手里挥舞着一把匕首,

出言询问的,正是这位歪戴小毡帽之人,石飞羽眉头微皱:“这是哪儿,”

“应该是圣天城和西部神域之间的十万里丛林吧,”

灵活的转动着匕首,丘震建却是眼皮都懒得抬起,随口说道,

“十万里丛林,”

双目一凝,这片丛林石飞羽以前也曾听说过,位于圣天城与西部神域之间,其中多有七阶妖兽出沒,

虽然圣天城也属于西部神域边缘地带,但是在西部强者眼中,他们那里依然是百蛮之地,不被人看好,

然而,只要穿过这片十万里丛林,那将是真正的繁华之地,西部神域的繁华程度,简直超乎想象,

像天赦城那样的庞大城池,在这里随处可见,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但真正让石飞羽为之凝重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只需穿过这片茫茫丛林,自己就可以抵达双塔城,

“你的伤很重,”

直到此刻,怀抱水晶长枪的青年才开口说话,不过声音依旧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你是……”

盯着他手中那把水晶长枪,石飞羽心中不由得感到惊讶,这把长枪一看就不是凡品,

“冰暝,无门无派,”

青年显然不善言辞,语气平静的说道,发现他在盯着自己怀里这把水晶长枪,不由得摇了摇头:“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别的心思,”

仅一时好奇多看了几眼,这个家伙便如此紧张,石飞羽也懒得解释,

随着心神波动,风雷神翼立即化为无数黑麟从身上脱落,旋即当着二人的面重新凝聚成一幅漆黑铠甲,

挥手将这件漆黑铠甲收入囊中,石飞羽便盘膝而坐,开始闭目疗伤,

如今追踪梦雨的事情已经毫无头绪,而他必须尽快恢复消耗,重返家族,

只要回到家族,就可以凭借家族的能力,在神罚大陆打探梦雨的下落,

“喂,好歹也是我救了你,虽然我只算半个好人,你是不是也该拿出一些东西作为酬谢,”

见他将漆黑铠甲收了起來,丘震建顿时有着按捺不住,紧握手中匕首慢慢站了起來,

双眼陡然睁开,冰冷的目光从其身上扫过,石飞羽眉头微皱,随即从空间囊取出一个袋子随手扔给了他,

这个歪戴小毡帽的少年修为仅有凝核境,不知怎么却混迹在这片充满危险的森林之中,

不过从其脸上时刻带着的一抹贱笑,石飞羽就能断定,此人绝非什么善类,

将袋子捡起來查看一番,发现里面装着将近数千枚源币,丘震建不满的撇了撇嘴,

可是就在他打算开口索要风雷神翼时,石飞羽冰冷的声音却随之响起:“我现在很烦,你最好不要做蠢事,”

脸色微变,虽然身上沒有丝毫源力波动,但常年混迹在这片丛林中的丘震建,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可怕的杀意,

悻悻的收起源币,沒敢继续打扰石飞羽,而是独自坐了回去,

“喂,大个子,要不咱们联手把他……”

虽然收到了报酬,但丘震建显然是看上了风雷神翼,发现石飞羽双目紧闭,正在疗伤,不由得动起了念头,

但与他并肩坐在一起的青年冰暝,却是摇了摇头:“不干,”

“你……”

神罚大陆杀人夺宝乃常有之事,见这个家伙居然如此古板,丘震建不由得脸色铁青,

可就在他想要开口继续游说时,冰暝和石飞羽的目光,却同时转向了漆黑丛林一侧,

“赶路,”

沒有丝毫犹豫,冰暝手持长枪站起身來,言语简练的催促道,

而丘震建的脸色,却是因此变得有些难看……

,

黑龙江盛京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银屑病医院冉求智
亳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怀化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辽宁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