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历史

修真界潜伏指南 第047章 审讯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6:36

修真界潜伏指南 第047章 审讯

情人吻三个字总算让蒋鑫恢复了一点冷静,望着墨非手中的那粒丹药,露出恐惧之色,这东西的效果他见过很多次了,哪怕是大觉寺修持“身离三昧”意志力惊人的金刚,也经不住折磨。他被公羊参抓住,知道自己必死,但此物却比死可怕一万倍。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犹豫了数息,蒋鑫终于松了口。

“第一个问题,大长老要你混入道盟准备做什么?”

“还能是什么,盗取根本功法,破坏护山大阵,通常潜入正道的魔道弟子都是做这两件事情。”

墨非正一瞬不瞬的观察着他,他自己以及智群的判断都是对方没有说谎,“为什么是你?这样的任务任何人都可以做吧,你贵为圣子,为何也要行险?”

“贵为圣子?”蒋鑫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我的圣魔种不过是夺了公羊的机缘,谁会当我是真的圣子?此任务是我母求来,为的是有朝一日立下功劳,在宗内站稳脚跟,若我不行险,怎会有得到圣魔种的机会?”

墨非皱了皱眉,决定暂且放下这个问题,这里有太多事情自己不了解,若是顺着对方的话问下去,便容易被其误导。他学过的审讯课程中,此时转换另一个问题比较合适,“我需要你的接头人名单。”

“什么意思?”蒋鑫面露疑惑。

“潜伏这种事情,你一个人是做不来的。这出戏主演是你,但为了让你的故事真实可信,却需要许许多多的配角。他们为你准备合适的身份,给你制造足够的机会,帮你传递情报等等,你要潜入道盟,自然有许多人为你牵线搭桥,我要这些人的名单。”

“你是正道之人?”

墨非一笑,“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说着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蒋鑫脸上,将他半边脸都打的肿起来,“不是告诉你了吗,身为囚犯,你没资格提问。”

“你!”蒋鑫双目几乎冒出火来,愤恨不已的瞪着他。

墨非却只是笑,丝毫不以为意,“我要那份名单。”

蒋鑫瞪着他,好一会儿之后,双眼中的怒火渐渐熄去,愈来愈冷,直至死寂,“我没有那份名单,这些事情都是张伯在做。”

这句是谎言,墨非立刻判断了出来。

“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的。”他叹了口气,“真是让人失望。”说着,突然伸出左手,卡住蒋鑫的下颌,以他用灵力加持之后的力量,蒋鑫此时根本无力抵挡,嘴巴被抠开。

右手托着那枚情人吻,墨非神色平淡,“我并不喜欢折磨别人,却不得不承认,对缺乏理性之人,痛苦与恐惧往往更为有效。”

“好好享受吧。”不顾蒋鑫惊恐的挣扎,将毒丹慢慢送入后者口中,接着捏住鼻子,让他不得不吞了下去。

确认他将毒丹咽下之后,墨非站起身,拍了拍手,让石道人又给蒋鑫补了一个定身法,确保其不会咬舌自尽,便戴上面具,施施然离开。药效发作还有一个时辰,接下来他只需耐心等待。

……

楼船飞行速度不快,一路向东,小半个时辰后,越过几座荒山,终于缓缓降低了高度,在一片湖水旁落回地面。湖边是一片丛林,郁郁苍苍,四下不见人烟。

墨非被告知此处距离乐肇山已有三百余里,但仍在勒州府范围。众人都下了船,几名筑基修士施展法术,没过多久便用树木造出了十几栋房子,石道人与孙百川围着四周转了一圈,布下了一道隐匿阵法,非是金丹宗师前来,都不能发现此地。

墨非虽有凝液战力,却也没学过什么建筑类的法术,帮不上忙,便在岸边饶有兴味的看着。

修士们修建房屋的手段极为简单粗暴,一人以无匹剑气刷刷刷的砍断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再切做均匀平整的木板,不一会儿他身边便堆了一堆可用的板材。

再有一名修士从湖边起出黏土,用火属法术煅烧成一块块三尺见方的红色砖块,一些凝液修士则负责以土属法决将砖块压入地面构成结实地基。

搭建房屋时,木材之间并非采用榫卯连接,而是先以法术支撑,搭起整体结构之后,由一名修士施展木属法决,令木材相交之处催生出枝桠、藤条,相互缠结,最终宛然一体。

整体建筑完成之后,再由修士们联手施展水属法术,将木材中的水气抽干,一栋栋简易板房便就做成了,虽然舒适度远不如客栈之类,却也比宿于山洞强上许多。

修士们对住宿环境要求不高,能够遮风挡雨便就足够了,因此都没有意见,纷纷搬了进去。蒋鑫也被从船上带了下来,但关押他的地方便不会如此用心了,乃是石道人随手从地面升起了几道土墙,将其围在了里面。

此时一个时辰已经过了,丹毒开始发作,蒋鑫终于尝到了那种要命的折磨,他不像墨非有智群可以关闭痛觉中枢,更没办法构建灵能屏蔽将丹毒隔绝在外,甚至于被石道人施加了定身术,身体不能动弹,他连惨叫几声都不行。

每次丹毒发作的时间大约是一炷香功夫,对蒋鑫来说却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过去他虽然知道情人吻的折磨非同小可,但看到那些被审讯者不到片刻就服软了情景,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但此时轮到自己,他却发现这种折磨简直无法忍受,别说片刻,根本连一息功夫都坚持不了。

等到墨非估摸着时间与石道人再次来到他面前的时候,蒋鑫已经彻底崩溃了。石道人解开了他的定身法之后,惨嚎了足足半刻钟,事实上丹毒已经过去,他只是还无法从那种折磨中回过神来。

石道人沉着脸色,看着原本的圣子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不停惨叫,想想几日前,他命令给墨非服下情人吻的情景,直有种世事无常、因果轮回的感慨。

而蒋鑫这副模样也证实了情人吻的药效仍旧如已往毫无二致,他不禁又多看了一眼身旁的墨非,此人是他所知的唯一一个服用了情人吻却毫无反应的,虽然有定时服用解药的缘故,但石道人怀疑,他已经用别的办法解决了丹毒。

墨非掐住蒋鑫的脖子,将其惨叫声堵了回去,后者终于恢复了一些神智,“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给我解药!”

墨非一笑,“很好,我有几个问题:一,你与接头人的联络方式。二,你是否在宗门内留下过命灯。三,你要潜入的宗门是哪个。四,此次任务你的内线是谁……好了,咱们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吧,距离下次丹毒发作只有半个多时辰,问题比较多,希望你把握时间……”

天津市大港区社区医院
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
重庆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锦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湖北白癜风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