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历史

不灭猿王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怒火!(厚颜求票啊!)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9:52

不灭猿王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怒火!(厚颜求票啊!)

大火熊熊燃烧,火势极为的猛烈,浓浓的黑烟翻滚冲上了云霄,周围的荒林古木都被烤成焦炭,两百多户以大石和古木筑成的房屋全部被烧着,连大石都被烧的发裂。

这般大火极难扑灭,太过于凶猛,面积太大笼罩一个部落,看样子已经烧了不少时间,整个村落漆黑一片,成为焦土。

黑石部落成为绝迹,没有一点生机,连一丝求救声都没有,袁洪骑着大黑立于一座小山之上,远远的看到这一幕,脸色惊诧万分。

部落氏族人生存的根本,是一族修养生息的大地,蕴含了浓郁的情感,一般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是不会搬离的,因为已经落地生根,不舍离开。

可是,眼前的一片却让人不解,为何一族之地被彻底烧塌,大火吞噬了一切,磨灭了一切生机,化成一片炼狱般的焦土。

这是为何?这一族的人都到哪里去了?为何放任族地被毁,就算是要举族搬迁,也不会如此!

“奇怪?当真是奇怪?这一族人为何如此?大黑下山我们上前去看看!”

袁洪开口,骑着大黑向山下奔去,直冲黑石部落所在之地,速度极快如黑虹一般,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就来到了此地,一眼望去脸色发白,浑身直达哆嗦。

怎会想到是如此情景!谁曾料到世上竟有这般惨状!

袁洪骑着大黑一路狂奔,尚未临近就闻到空气中弥漫一股焦臭味,大黑汪汪的叫个不停,速度更快几个纵身便来到近前。

可是,竟然是一片炼狱之地,让人心头巨跳,胸口发堵目龇俱裂,几乎无法呼吸!

袁洪看到,大火如魔毫无人性,烧塌房屋,磨灭了草木,连地面都成为焦土,大石被烧成黑炭,刺鼻的焦臭味铺面而来,被袁洪体外的水汽挡在了体外。

在一片片焦土之下,大石的黑炭之中竟然有一根根发黑的骨头,被埋与焦炭之下,只有到了近前才可看清,袁洪此刻双目如电,战法炯炯的光泽,死死地盯着那些焦骨。

这是人骨,一根根一条条,袁洪太熟悉了,这根本就是人身上的骨头,可轻易的识别,甚至还有些地方火势不强,没有被完全吞噬,尚保持完整的人形。

焦骨成片,有些早已被烧成灰烬,但是依然有不少残留,通体焦黑散发焦臭味,袁洪挥手掀起风浪,顿时一颗颗骷髅滚出,哗哗作响,两个黑黑的瞳孔之处像地狱的魔窟一般,让人心中发寒。

天哪!怎会如此?这大火之下竟然有焦骨一片,仅仅眸光一扫,袁洪就看到了许多,如此部落能有多少人,如此多的焦骨,难道这一族人都被灭杀了?

袁洪心中大恸,有一股悲意袭来,实在无法想象这一族之人竟然全部被杀,抛尸于此被烈火吞噬,连个埋身之地都没有!

啊······!

袁洪大吼,难以抑制心中的感受,这是人间炼狱,是绝世的惨状,出现在自己面前,如同一颗巨石袭来,砸的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是因为道心不稳,而是袁洪赤子之心,所做的一切都是发乎真实的情感,对于人性的尊重和感悟,如此惨状太过于残忍。

轰······!

袁洪大吼之后,顿时附近山林水汽弥漫,周围的河流全部化为涛涛的水汽奔来,滚滚的黑云凝聚飘荡而来,悬于黑石部落之上,竟然有闷雷声传出。

大雨倾盆呼啸而下,熊熊的火势立马被镇压下去,黑云滚滚遮蔽了附近的区域,让天地都昏暗了起来,闷雷声响彻山林。

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了,整个黑石部落被黑云遮盖,雨水如潮,流淌而过,卷走了黑炭了焦土,扑灭了燃烧的荒木和房屋。

袁洪挥手,雨水流淌而过,那些黑色的灰尘和焦炭全部不见,大火熄灭一切都显现了出来,让袁洪更加的悲愤,胸口堵得厉害,凶不禁腾起了滔天的杀意。

地面之上密布枯骨,被烧得发黑,整个黑石部落到处都是,密密麻麻铺满了地面,数量多的吓人,大大小小都有,袁洪估计起码有三百多人。

这是什么概念?一族之人不过四五百多,加上被大火完全烧灭的骨头,这里最少有将近四百人被杀,这意味着黑石部落几乎被灭族。

一族之人全部被杀,尸体抛于此地被大火烧灭,包括部落的一切都被摧毁,这种手段太过于残忍,凶残无比灭绝人性,比凶兽更甚,如地狱恶魔一般凶残。

“到底是谁如此灭绝人性?到底是谁如此丧尽天良?如此多人被杀身毁尸,他们的血是冷的吗?”

袁洪胸中暴怒,杀意弥漫,让大雨狂暴如利刃般铮铮的作响,缓缓地走过,地面上焦骨成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袁洪看到一些骨头较小,分明就是一些孩童。

“这些可都是不足几岁的孩童啊!甚至有些尚在襁褓之中,还是一些婴儿同样被杀,到底是谁的心如此狠毒!如此毒辣无情!”

袁洪感觉浑身血液都快凝固,一股股寒意涌来,几乎无法站立,看到那些遍地的焦骨,可以想象当时情景多么残忍,一群人被无情杀害,连婴儿都不放过!

人的心怎会如此狠毒!谁的血如此冰冷!谁的刀鲜血铸就!

该杀啊!实在是该杀啊!

数百人啊!那是整整将近四百多人!若是说那些成人得罪一方被杀,可是那些婴儿为何?连一族都被灭绝,袁洪知道大荒之上杀伐无情,一般都会斩草除根,可是如此惨状实在是超出了自己的接受范围。

生命生来都是自由身,谁能高高在上?

谁可掌控众生的命运,谁可轻易的决定他人的生死,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和自由,每个人都是大道造就天地所生,都有着独自的灵魂。

前世十几年的文化熏陶,一道道儒家经典早已可入灵魂,一条条礼仪道德也根深蒂固,这是袁洪做人的根本,是修炼和悟道的坚持,对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底线。

而此刻,眼前的一切早已超出袁洪的底线,这是禽兽所为,是恶鬼的手段,这些恶人全部该杀,不应该在活在时间。

嗖!嗖!嗖!

············

雨水密集被袁洪操控,化成了一根根纤细的线条,碧蓝如玉根根晶莹,将一地凌乱焦黑的骨头全部牵引而来,聚集在了一起,魂海翻滚灵觉扫过,连一块碎骨都被牵引来。

轰!

袁洪大吼,一拳轰出将地面轰出了一个巨坑,神力滚滚让地面巨震,一把抓出将那些堆在一起的焦骨抓入了巨坑之内。

双手一推两只湛蓝色大手出现,足有数丈大,如巨人魔神一般,双手一合将山石和泥土抓起推入巨坑之内,转瞬间就被掩埋,化成一座巨大的孤坟。

死者为大,入土方为安!

这是礼数,也应当是归属,袁洪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了,如今一切未知,就算袁洪想寻到那些大恶之人斩杀,也无处可寻。

“天地万物有七窍者皆有人性,七情六欲有情有爱,若是无情与草木山石何异?我若见到这些凶徒,必然毫不留情,当做我手下亡魂!”

袁洪轻语,缓缓走回,大黑老老实实的蹲坐在村外不敢出声,身为异种凶兽血脉不凡,早已通灵智慧不低,知道此刻袁洪心情不好,不敢触动主人。

来到村外,袁洪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如同地火翻滚,杀意蕴于胸,可是无奈不知如何。

“大黑,这世上为何有那么多恶人,有时候凶兽依然是凶兽,但是人却不是人!你说对不对?”

袁洪说道,看着大黑心中感叹,凶兽凶残是因为本性如此,可人呢?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呢?有时候人不如凶兽来的简单。

“汪汪汪······!”

突然大黑狂叫,毛发倒竖凶恶异常,嗖的一转身向着后方窜去,身高一丈多健壮无比,化成一道黑光向着后方杀去。

大黑天生敏感,此刻竟然先于袁洪感受到了一股杀意,顿时大怒无比凶性爆发,化成一头大荒异种大凶,带着滔滔的凶残之气奔去。

“咦!有人正在来此,天随我愿啊!大黑不要杀,留下活口!”

袁洪立马吼道,纵身一跃消失不见,跟着大黑杀去的方向奔来,如一头人形的凶兽般狂猛的不像话,撕裂虚空让狂风裂开,脚下大石碎裂被踩出一个个大坑。

袁洪速度极快,眨眼间就赶到,一切已经结束,大黑毛发倒竖目露凶光,凶残之气浩浩荡荡,前面不远处有五人被扑倒在地不断的咳血,若不是袁洪说过不可杀,早已被大黑撕裂一口吞下。

五人不断咳血,恐惧无比瑟瑟发抖,盯着大黑面无血色,绝望到了极点,不敢有丝毫的动弹,差距太大了,面对一头灵根期的异种大凶,根本一点希望都没有。

这是绝境,必死的境地,可是本能之下不敢乱动,被吓得手脚发软,心中寒气嗖嗖涌来,可看到袁洪来到立马变了颜色,一扫常态杀意滚滚冰寒刺骨。

五人一个是老者,另外四个是壮硕的大汉,浓郁的杀意清晰无比,皆朝着袁洪袭来,似一柄柄利箭要把袁洪洞穿,杀意无尽冰寒如雪。

大黑怒吼,大声的咆哮,灵根期的气息肆虐让几人不断的咳血,可是依然不能改变几人的态度,依然寒意阵阵,充满了恨意。

“大黑住手,你们五人为何要对我如此愤恨,杀意如此浓烈,我从未见过你们

,并未结过什么深仇大恨?”

袁洪开口唤回大黑,看着五人开口问道,看样子这几人并不是那些恶人,全都是练气期的修士,而且只有两人达到了练气九重,其余三人皆是练气七重八重的修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