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百色信息港 > 教育

流年豆落桂香聆听征文小说

发布时间:2019-12-04 18:25:20

民国末年,鲁东平原中部紧挨在一起的几个小村子被划分成上游镇。镇子繁华的街道要数袁家街。

袁家油坊在街中段,前后两院子,前院是老宅子,一排六间屋子,正方形院子。院墙外种着梧桐树,繁茂浓密,树身向天有力挺直。院子南墙新建一排土坯房是榨油作坊。

正屋墙根下有几盆桂树,它们是刚刚栽种的,屋里出来的长辫子女子非常细心地给它们浇水,好似是对待亲人一般。

1

黑夜越来越长,白昼越来越短。树叶子被秋风刮得到处乱窜。麦苗齐刷刷钻出田地,嫩绿一片,分外养眼。

袁家大院乡邻们进进出出,油坊的生意到了红火的时候,他们或手提或肩扛着豆子往里进,手里拎着瓦罐或拿着瓶子往外出,总不免打声招呼,相互闲谈几句,你家豆子多多,他家豆子也不少少。今年可以吃上有油水的菜了……

小栓斜披一件夹袄,黝黑的脸,眼白占据大半个眼睛,黑眼珠发亮,直盯秤杆的准星,嘴一张一合报数,大栓听到就赶紧在小本本上记下,弟兄二人配合默契,乡邻把称好的豆子摞到一边,其中有个老人问一句:“我今天能换到豆油吗?”

“今天恐怕不行,二叔,明天吧,明天一准让你吃上新榨的油。”大栓笑意盈盈。

被唤作二叔的老汉,摊着手:“不急,不急,我就是随口一问,你们忙吧,家里还有别的事,我先回了。”

“好,二叔慢走,有空来找我爹喝茶。”小栓哈腰应付。

袁老汉被称作老汉是因为长得老相,实际年龄刚四十出头。他一脸沟壑,写满沧桑。媳妇袁老太看上去略显年轻,细高挑身材,三寸小脚,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她里里外外张罗不停。

袁老太冷不丁瞅见院子一处地上有散落的豆粒,于是冲屋里喊一句;“桂香,看看这是咋了?你要把活干好!顶家过日子呢,来不得半点马虎,手指缝漏一漏,天长日久就能漏掉一座金山。”

被唤的桂香甩一条乌黑的麻花辫,也是三寸金莲小脚,听到喊声,似一阵风袅袅跑出来,“大娘,不知谁不小心弄的,我这就收拾。”她边说边拿起墙角的笤帚,开始麻利地打扫那些零零散散的豆子。

2

袁家从前家境不好,适逢桂香父母要闯关东保命,嫌孩子多拖累,急切地把桂香卖掉凑路费,桂香这才进袁家大门。如今桂香长成大姑娘,虽然身材矮小,却手脚利索,勤恳能干。她随着在袁家呆的时间越来越长,逐渐成为袁老太不可缺的帮手。

后来,袁家开油坊,日子一天天富足,给大栓提亲的人逐渐多起来,但大栓一直对提亲的人采取要么避开,要么回绝的方式,导致现在已经没有媒人给他提亲。袁老汉老两口越来越拿不定主意,该让谁与桂香成亲?

桂香那条乌黑的麻花辫是袁小栓时常逗弄她的道具,桂香心里厌烦,脸上还不敢表现出来,若稍有反抗,被袁老太看见,老太会立马翻脸,疾言厉色:“不就是条辫子吗,有啥珍贵,换别人,小栓还不稀罕呢!”

因此上桂香只得忍气吞声,小心翼翼地处处躲避小栓。

上游镇逢二、七是集日,集日这天,四里八乡都赶来买卖,大街两旁货摊挤挤挨挨,各种蔬菜,熟食,小吃,布匹,衣服,鞋帽,花样繁多,应有尽有,而那些卖针头线脑的小摊贩一根扁担,两个木箱,见缝插针挤在不固定的地方,他们把五颜六色的小商品丁零当啷挂在扁担上,挂在木箱横梁上,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就会驻足挑选合意的针头线脑。

大栓在一个货郎摊前站住,眼睛轻扫货担。花花绿绿的丝线,粗细、颜色不同的发饰,大栓看得眼花缭乱,举棋不定:“老板,这样头绳怎么卖?”

“这个,不贵,看来兄弟是给孩子们买?你再看看另外几种颜色,这个黑色有点老气呢!”货郎看着大栓判断他的年纪,顺便随口推销。

袁大栓想起上次给桂香头绳的情景,桂香的头绳已经很旧了,有几处甚至要断开,桂香的辫子会随着忙碌有些松散开来,她就时不时用手把散发勾在耳后,而时间一长,那些散发复又遮挡眼帘,大栓看着心里不得劲,他偷偷抽空瞄准机会,递给桂香一根红头绳,桂香忙碌中被突然出现的耀眼红色一惊,她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双手摸磋着新头绳,半晌无语,大栓急切地问:“不喜欢吗?”

她叹口气:“这不是找麻烦么!”然后喃喃嘱咐大栓,“我只要黑色,别的颜色,我扎不合适。”

大栓微微一愣神,随即理解地点点头,“好,我记下了。”他收回红头绳,揣进口袋,就等日后再次逢集找机会换了。

大栓再次踅摸摊前,有些不好意思,“老板,我就要这种。”

“行行,你要那种都行。”货郎看他拿一根头绳,皮笑肉不笑地应付他。

大栓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老板这是上次从你这里买的,看看可以换换吗?”

货郎看见一根完好无损的红头绳孤单单托在宽厚的手掌里,他的脸色立马变了,面露鄙夷不屑的神情,嘟嘟囔囔:“我说你这人还挺有意思,不就一根扎头绳吗?再说你是不是从我这里买走的,我可不确定,整个大集上这样的头绳比比皆是。你这可就有点矫情了,一根头绳值几个钱,看你穿戴不像买不起的人呢?咋这样!你们看看,一个大男人咋还这样呢?”货郎提高嗓门,唯恐旁边的女子们听不到似的。

大栓被货郎一通奚落,脸色似大红布一般,“好了,不换了,我就买这根。”

正在尴尬之时,“哥,咋了?”小栓猛一拍大栓的肩膀,笑嘻嘻地问。

“弟,你咋来了?”大栓一楞证。

“我偷溜出来集上转转,看有漂亮姑娘没,踅摸给你做弟媳妇啊!”小栓一脸坏笑,挤眉弄眼道。

“我上次赶集买的他的货,这次想换,人家不依,还说了一大通。唉……”大栓愁眉苦脸。

“货郎,我哥要得什么货?你为什么刁难他?”小栓脸上的肉好像听到命令,聚在一起形成横纹,传出不可小觑的彪悍。

“你哥就要一根扎头绳,这次还想换货,哪有这事,满集上多少一样的货,我哪里就记得它是从我这里买走的!”货郎显出无比委屈的样儿,大栓感觉货郎的表现又好气又好笑,一根扎头绳让来往几圈人看笑话,真是丢人。

小栓不依不饶:“睁开你的狗眼扫听扫听,我们袁家是买不起这些狗屁东西的人家吗?甭说一根,就你的摊子都给我,我还嫌占地方碍事、没用呢!”小栓顺手扯走一把拴在横木上的扎头绳,扔下几个小钱,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袁家大院就在眼前,白花花的阳光照射来去匆匆的人们,小栓站定树荫下,“大哥,是给桂香的吧?”他随说随举起那些头绳。眼睛直勾勾射向大栓。

“是,桂香就要黑色,别的不要。”大栓解释。

小栓听着一阵冷笑:“她敢使唤大哥。”

“不是,小栓,桂香什么也没要,是我自己看她该换头绳呢!没想到惹出这一摊子事。唉……”大栓看着天空中的大日头,心中担心桂香为此事受小栓捉弄,在袁家人面前遭训斥。

“大哥,要是让爹知道,看不把你瞧扁才怪。嘿嘿……不过今天你不用唉声叹气,这件事我替你保密。”小栓呲牙咧嘴,挤出一副怪相,脸上的肌肉放松开来,撒着欢地乐,他的黑眼珠基本看不到,就似一口深井藏着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

天气转凉,鸟儿们开始慵懒,鸣叫不似春天里欢畅、清脆。阳光里的桂树还似初来时绿着,却没有花朵冒出。油坊主袁老汉坐在房檐下抽着汗烟袋,嘴不住地叭嗒,眼角眉梢都隐藏不住喜悦,梧桐树上的喜鹊窝在夕阳里,看着比以前略大,他想。烟雾吐出,还没来得及停顿,就被小风吹得不见踪迹。

“今年年景不错,我们就可以给老二娶媳妇。”袁老汉悠悠然。

屋里袁老太没接话,他们听见猪圈里传出猪群不听地哼哼、嗷嗷……她探出头:“桂香,去猪圈看看,那几个小猪崽怎么一个劲叫唤,是不是大黑在里边找事呢!”

“奥,我这就去。”桂香一答应,就放下手里的家什,踮着小脚跑向猪圈。

袁家俩儿子,脾气秉性不同,大栓忠厚认死理。小栓脑子活络,心思转得快,一眨眼一个点子,袁老汉时常偷着对老婆子说:“这俩孩子的脾气中和一下就好了。大的太木呐,小的太活泛。”

老太笑笑:“这也不是咱能说了算的,看他们自己吧,是好是坏全凭个人造化。”

桂香今年十五,个头不高,身子小巧,手脚勤快,学东西也快,在袁家缝缝补补,洗洗涮涮顶家过日子,袁老太少不了她。至于她嫁给哪个儿子,一家人还拿不定主意。

大栓二十六,在当时年龄已经大得离谱,找不到门当户对的姑娘,小栓年龄合适,可是现在家里条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在村里也是数得上的富户,给他桂香,也不合适。袁家的俩儿子大栓比桂香长十一岁,小栓也长五岁,论年纪小栓合适。

此时,有人来提亲。女方是五里外唐家堡的大户,女子名唐月娥,肤色黢黑,大嘴巴,听说她因为小时候出麻疹,家人没照看好,长大后一脸坑坑洼洼的麻点。唐家传出意思,人家家境好,如果小栓愿意,唐家会多多陪送嫁妆。

隆冬十月,太阳一下山,大地清冷起来,一盏油灯被无孔不入的小风弄得火苗忽大忽小,袁老汉和小栓的面孔也随着清楚一阵,模糊一阵,他们交头接耳在商议是否答应唐家的亲事,这对平时是对头的父子,在这件大事上竟会达成共识:这也是一个富家的途径。

传说:脸上长麻子的人,心眼多,计策多。小栓本来不同意找个难看的媳妇,可一听说这个典故,立马应承婚事。但要求女方陪送结婚用品六铺六盖追加到十铺十盖,美其名曰:十全十美。外加金银首饰,家具等都不算,还要两头骡子。唐家听说后,咬着后槽牙:谁叫自家女儿破了相呢,再说这些东西,也都是给自家孩子,打掉牙咽肚里吧。小栓的无理要求就这样被唐家全部应下来,就等十月十八这天举行大婚。

4

十月十八,农闲时节,也是乡村里婚送嫁娶的好时候,小栓定在这天结婚。

这天太阳好,风很大,大路上沙土飞扬,一阵一阵打着旋,新人的大红轿子顶风而来,抬轿子的杠夫们都眯着眼睛,一边往地上吐着唾沫一边骂:多少十月十八,抬过多少新媳妇啊,也没碰上这样的鬼天气,看来这新娘子绝不是省油的灯,娶过门看婆家逗弄。

拜堂成亲大礼行过,唐月娥被送进洞房,她心里忐忑难平,也不知这个要彩礼过狠的男人会对自己怎样?

新娘静坐在娘家带过来的被褥上,透过盖头她见囍烛已经燃烧过半,院子里的喧闹声音渐渐少了,星星眨着眼睛,月儿渐渐西移,新房一直静寂,唐月娥顶着盖头独自坐到天亮。即使她感到累,也不愿意在被垛上迷糊一会。她猜测天亮后自己在袁家的处境。

太阳透过红窗花射进屋里,暖哄哄地惹醒新媳妇唐月娥,她掀掉盖头,回回神,我出嫁了,这是婆家,昨晚的新婚之夜,我一人和衣而过,想至此她泪眼婆娑,转而打起精神自己梳洗打扮,照着镜子,勉勉强强挤出一丝笑意:我要去给袁家老人请安,小栓,我会让你知道今晚你犯的过错不可饶恕。

唐月娥穿戴整齐,收拾停当,她来到正屋拜见公婆。

婆婆袁老太看到新媳妇一个人进来,大张着嘴,吃惊不已:“小栓不在家?”

“儿媳给公婆请安。”唐月娥没有回答婆婆的问话,径自一拜倒地。

袁老汉脸上挂着一层霜,鼻子哼一声算是回答。

大栓立在一边,桂香进进出出摆着早餐,早餐备好,桂香站在一边,看着新娘,黑皮肤,大嘴巴,塌鼻子,满脸的麻点,她想笑,大栓在一旁用眼神制止。

新媳妇进家的一套程序走完,袁老太从椅子上起身,“他爹,开始吃早饭吧!”

“嗯。”又是一声鼻音回答。

唐月娥看公婆脸色,谨慎行事,唯恐新媳妇的身份失礼数,给自己和娘家人脸上抹黑,惹得后来在婆家的日子不好过。

饭桌上,袁老汉安排活计,大栓一直点头称是。桂香在一边端碗盛饭侍奉左右,唐月娥头眼看着这个小脚女人,长方的脸,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皮肤细白,这丫头挺好看,怪不得小栓不进新房,整天守着这样耐看的丫头,还会看上一脸麻子的我。

唐月娥在婆家时间一长,心中的醋坛子发酵得越来越厉害,时不时就会冒酸气,喷酸水。她看桂香的眼神越来越狠,找茬要桂香干这干那,桂香一直采取避让,而且总会是诚心诚意完成唐月娥交代下的活计。大栓看在眼里,他觉得桂香如此受气,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想与桂香成亲,给桂香在袁家的名份。

袁老汉听完大栓一席话,他抽一口烟,吐一口雾,“大栓,你是看桂香受老二家的气了吧?她是咱家买下的丫头,虽说是童养媳的名,可你现在要是换种想法,也可以啊,像老二一样,找个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娶个年龄相当的媳妇,多好!”

“就是,大哥,你看月娥带来多少宝,那个桂香什么也没有,你就稀罕。”小栓替爹补充着,也是自己的心里话。

“爹,桂香来咱家也快十年了,吃不少累,受不少苦,总不能让她做一辈子使唤丫头,既然是童养媳,那就做老袁家媳妇吧,省得外人说三道四,坏了老袁家名声。”大栓不理兄弟和父亲的劝告,辩解了。

共 1 29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好小说,要吸引人;第二要接地气,有生活味;第三要有教化意义,彰显作者的担当和责任。《豆落桂香》就是这样的一篇作品。我打开它,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一气读完,掩卷时脱口而出:佳作!小说亮点很多,为突出的有以下几个方面:,语言叙述,不急不缓,娓娓道来,小说离不开叙述,而作者的叙述,令人愉悦,干净利落,清新雅致;第二,巧妙的细节描写,细致入微,刻画生动,把人物形象心理活动展现得极为到位,栩栩如生;第三,十分擅长景与情的衬托描写,景与情处理得较好,不多不少的景物烘托了氛围,充分地表达了意境,实为不可多得;第四,文字成功地塑造了桂香这一个女人的形象:善良、勤劳、隐忍、守节、孝顺、感恩、坚守的品质,讴歌了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第五,文字接地气,通篇流淌着浓郁的生活味,披露了那个时候女人生活的可怜可悲的历史现状;第六,结尾给人希望,全文富有正能量,作者的意图很明显,批判性和肯定性泾渭分明;第七,层次分明,脉络清晰,构架布局精巧。以民国末年鲁东平原中部袁家大院为背景,以桂香为主线条,通过在她身边的人物一一表演,特别是通过两个儿子及儿媳妇的对比,深度地描写了人性,揭示了人性深处真善美假丑恶,文字富有厚度。耐读耐品,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 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6180015】

1 楼 文友: 2015-06-17 21:15:02 宇蓝,问候,遥握!这篇小说非常棒,展现了你的文学天赋!

这篇作品,有一种大气的架势,而又不缺细腻,人物不少,却个性突出,性格各异,可见你娴熟的文笔功力。

给你点赞!谢谢你赐稿流年!祝你写作快乐,佳作频现!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6-18 07:07:18 ,山地老师辛苦了!

谢谢山地老师的精美按语,您的鼓励是我继续在文学道路上一个加油站!!!

敬茶,问好,再次感谢。

2 楼 文友: 2015-06-18 06:48:5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6-18 07:08:44 谢谢流年社团,谢谢!

 楼 文友: 2015-06-18 08:08: 9 初次读老乡佳作便被吸引,无论构思和语言都是我学习的方向,欢迎继续来流年做客。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  楼 文友: 2015-06-18 11: 8:51 青鸟老乡你好:好久没联系了,一直很好吧?

谢谢你的留评,我们继续为爱好而努力。

4 楼 文友: 2015-06-18 14:14:42 桂香,好人好报完美结局,

月娥,机关算尽害人害己。

真善美,假恶丑的较量。

做人还是实在点好。

很喜欢看这样的小说。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6-19 08:09:22 问好,谢谢文友到访,留评。

每个人的人生观不同,就会有许多的精彩世相呈现。

但我们应该心中有自己的是非标准,争取走好每一步。

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们继续努力前行!!!

5 楼 文友: 2015-06-24 12:58:59 能得到山地老师如此赞誉,欣赏了!!!文章已然成熟,有很浓郁的时代味道。你是写乡土文学的高手!!!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6-25 06:54:04 小乙,没有这样拔高的,小心揠苗助长,适得其反。

但依然谢谢你的关注,问好,敬茶了!

6 楼 文友: 2015-07-12 14:52:20 迂回曲折,报应不爽。揭示人性的作品。 流云本是天上雪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7-1 20: 9: 9 谢谢文友到访,问好。

平南县人民医院
奉贤区牙病防治所
贵阳较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癫痫病什么症状
汕头知名专业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